他山之石

浅谈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

发布单位: 安徽庐江农村商业银行 洪旗,孙青 发布时间: 2015年06月15日 00:00 浏览

在新型城镇化发展的过程中,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改革试点中的一个支点,科学合理地对其进行开发,发挥好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融资在农村资本市场中的联动作用,可以引发农村金融领域的深层次变革。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是一种农村普惠金融措施,对创新农业生产经营方式,提升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推动适应型新型城镇化发展都具有深远的影响。

一、对于创新农业生产经营方式的影响——融资渠道的开拓。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农民的一项最重要的财产权利,为其设置抵押,可以丰富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创新过程中的资金来源,从而进一步满足农民、种植业大户、农业专业合作社和新型农业产业化企业等农村经营主体的金融需求。在新型城镇化建设过程中,土地是农民最大的财富,当下的情况是农民空有金山却难以开发。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实施,可以解决农村经营主体扩大再生产、农村地区消费升级和农民自主创业过程中的资金短缺,从而更好地引导金融活水来灌溉“三农”经济。

二、对于提升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影响——实现农村资本市场的原始资本积累。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但是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前提下,我国大部分的农村土地存在形式分散,规模小和土地利用率低等常态化问题。对于新型农村经营主体来说,面对土地收益预期的日益降低,要想实现农业经营规模化和产业化升级,就必须要有融资渠道和政策的多方位扶持。由于有效的抵押物较少,涉农贷款的投放存在不可忽视的风险,在高风险、经营压力和新型经营主体信用评定难以界定的多重因素影响下,新型农村经营主体实现资本积累是一个老大难。因此,在法律的框架下,完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贷款的制度化和流程化,可以使相当一部分农民解脱土地的枷锁,从而达到盘活土地资产,建立农村稳定科学的融资渠道,最终达成提升农业综合生产能力的目标。

三、对于农村金融生态的格局影响——完善涉农贷款的风险保障体系,激发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创新活力。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实施,增加了涉农贷款的抵押物,从而从法律层面保障了放贷金融机构的合法权益。相对于其他银行,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方面的市场空间更大,其本身和三农的天然联系让其自身可以在金融资本和土地资本的转换之间获得信贷结构的优化升级。承包权的期限一般是10-30年左右,具有客观意义上的稳定性,而且收益也具有可实现性,在一定程度上构建了涉农贷款的质量保障体系。在贷款质量得到保证的前提下,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资产状况得以改善,在此基础上它们可以获得更多资金用以投放“三农”,从而达到“投放——回收”的良性循环,最终激发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创新活力。

从各地试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实施情况的成效来看,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是客观可行的。从2008年10月开始,由中国人民银行和银监会牵头,在包括中部6省和东北三省在内的9个省份中选择部分县市开展农村金融服务和产品创新工作试点,有些地区就已经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探索。但真正开始大范围地试点工作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的指示精神后,全国各地都陆续开展农村土地改革,其中浙江、四川、山西和苏州等许多地区都进行了农村土地抵押类贷款的试点工作。试点工作开展过程中,各地对贷款期限和资金用途上都做出了相关限制,如苏州银行就规定贷款期限最长不超过5年,资金必须用于农业规模化经营。试点地区大都对贷款资格的确认、贷款流程、抵押价值的评估细则、发放原则、偿还机制等方面做出规定,形成了一套科学有效和操作性强的金融服务流程。成都市作为最早的试点区域早在2010年就已经颁布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登记暂行办法》。相对而言,作为后起之秀的长三角区域市场机制发展的更为成熟。浙江、江苏两地在引入民间资本这方面具有显著成效。东北地区由于土地流转市场较为成熟和土地规模经营,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权贷款试点与当地“三农”经济方面互惠方面取得较好成果。试点之前,种植业大户由于缺少抵押物,在产业化升级和扩大再生产方面面临融资困境。“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权贷款”推行后,不仅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农村新型经营主体的资金困难,而且推动了当地的农业规模化经营和土地流转。各地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开展,很大程度上解决了新型农村经营主体的抵押物不足和融资困难等问题。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在各地试行的过程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也遇到了不少问题:

一、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试行的过程中缺少立法的确认和规范是其实施的最大障碍。相关法律上的空白,使得金融机构在办理此类贷款的过程中面临较高的风险,实施面临各种困难。

二、由于一些地区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工作还没有或正在开展,所以无证化的承包经营权导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难以实施。

三、由于目前多地存在没有专门的机构可以登记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加之土地评估标准难以确定,评估机构没有实现专业化,评估人员素质参差不齐,导致土地经营权的实际价值难以评定,这对后期贷款工作带来了难题,也致使很多金融机构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望而却步。

四、此类信贷业务属于刚刚起步,各类金融机构都属于探索阶段,在信贷模式和信贷程序上都偏向于审慎型,手续也相对来说繁杂一些,加之贷款办理过程中评估和抵押涉及一些收费项目,农户往往对此缺乏积极性,相当一部分都选择了其他信贷产品,如农户信用联保贷款。

五、此外在贷款管理和贷后工作等方面也面临相关难题。如贷款的新型农村经营主体难以偿还本息时,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作为一种抵押物处置起来难度大。

对于深化金融体制机制改革,完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制度建设,帮助农民开发手中的金山,从而实现农村资本市场积累和农业综合生产力提升,结合各地试点工作的开展,笔者有以下几点建议:

一、修订和完善相关法律,从立法高度出发给予土地改革和承包经营权抵押一个法律上的“适格”身份和各类事项的保护、处理依据。

二、政府职能部门的切实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工作的全面开展,只有在明确权利的前提下,基于土地承包经营权上的抵押才能“师出有名”。

三、加快推进农村土地流转市场建设。目前我国大部分地区农村土地存在小户经营,土地分散和规模小等问题,通过土地流转使得经营权集中从而形成规模效益。规范化的市场是培育经济的良好土壤。

四、培育专业土地评估机构,建立专门的产权登记机构。专门的登记机构可以明确产权。专业的土地评估机构可以科学合理地评估土地承包经营权的实际价值,既保障农户利益也维护了金融机构的资金安全。

五、在现有的基础上要加快农业保障机制建设和完善农村社保制度。只有完善农村社会保障制度才可以将农民和土地之间的土地保障关系实现有机分离,从而进一步发挥土地的市场效益。通过加快农业保障机制建设,可以通过保险合同的风险转移和风险共担功能,有效降低金融机构和农村经营主体的损失。在此前提下,金融机构可以大胆进行金融创新,农村经营主体创新农业生产经营方式可以进退有据。

六、此外,政府部门要因地制宜、科学合理地规划好抵押物处置工作。银行业金融机构可以从担保方式上入手,做好信贷风险防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是国家政策支持的一项金融普惠措施,抵押人出现最终无法还贷的情况时,政府可能来“买单”,但是这不是长效的措施,政府也不可能一直充当“急救员”,所以抵押物处置工作至关重要。

   Copyright © 砀山农商银行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Wanhu
地址:砀山县砀城镇道北西路X344号  电话:0557—8029772 邮编:235300  皖ICP备15011281号